为找到自己奶奶的坟墓,这位制片人悬赏百万征集线索!

来源:四味毒叔更新:2020-05-01 22:58:06

找到她,是父亲的愿望,也是我的心愿

谭飞:欢迎著名制片人方励老师来到《四味毒叔》,最近也看到一条关于你的家族新闻,我也特别能够理解你的这种心态,因为父亲98岁了。

方励:马上99了。

谭飞:而且我那天跟你交流,好像父亲最近还有些小病不断。

方励:对,因为衰老了。

谭飞:年龄到那儿了。

方励:前两天刚刚紧张,39度发高烧,给我吓一跳。

谭飞:现在方励父亲最大的心愿就是找到他的母亲,也就是方励老师奶奶的坟墓,是这么一件事,那么方励老师也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,就是100万悬赏,悬赏线索,好像现在这个情况是到了扬州了?给大家介绍一下。

方励:我是1月13号的时候,在《扬州日报》和《扬州晚报》两个报纸打了满版的广告,因为原来我期待的是春节期间,大家会聚会嘛家庭,所以我是希望这个广告被很多姓苏的人家。我是替我爸寻找他的亲母亲,也就是我的亲奶奶,我父亲原则上讲,一生就没有见过自己的母亲,他唯一的模糊印象是3、4岁的时候,在街上掉坑里去了,然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。实际上我的亲奶奶,不是我爷爷名门正娶的,在当年严格讲起来叫泡妞,所以我奶奶是一个唱戏的戏子。其实我一直不知道这一幕,原来在我童年的时候,我10岁第一次来北京,是跟我奶奶一块来的。我一直不知道她是我父亲的后妈。一直到文革期间,因为我们家被抄,我看到我父亲的档案,然后才知道我父亲不是在西安出生在,因为我爷爷是西安人,我爹就算籍贯是西安,但实际上他出生在无锡,我后来问了我爹才知道。我爹出生在无锡,他的亲生母亲就是我的亲奶奶,一个唱戏的。

谭飞:唱扬剧的。

方励:唱扬剧是我去年才知道的。就这一辈子我们光听说的是我父亲当年是一个私生子,然后在他四五岁那年,他的亲生母亲投江自杀了,其他细节不知道,而且这个细节是越来越多的,是我在80年代听我叔伯的一个姑姑讲过,说当年因为我奶奶是个戏子,黄家,其实我应该姓黄。

谭飞:就不接纳她。

方励:对。

谭飞:应该叫黄方励。

方励:因为我母亲姓方,我没有舅舅。我出生的时候,因为我父亲不认黄家,所以让我姓了方,所以我回西安都叫我黄方励,成都叫我方励。后来我姑姑告诉我,是因为西安这个封建家庭不接纳戏子,所以我父亲的亲生母亲就没有被接纳。所以我是去年的春节就2019年的春节,终于我父亲给我讲了一个线索,他说他记得他的舅舅叫苏冬生,就这个线索。有一个名字,因为我奶奶的名字当时很准确是叫苏晓卿。

谭飞:苏晓卿。

方励:他说他舅舅的名字叫苏冬生,他没见过,他听说来过西安,我就这么一个线索。所以当时我在夏天的时候就想用什么方式去寻找,刚好我前年在英国打了一个月的广告,寻找英军战俘,我在做《里斯本丸沉没》这个纪录片时,打了一个月的广告,三大报纸,《泰晤士报》《卫报》《每日电讯报》。我打了一个月的广告,我找到400个家庭,我找了400个人英军后人,都是八九十岁的。

谭飞:受到启发。

方励:我就想也可能打报纸还会引起话题。

谭飞:而且报纸是很多老人家会看。

方励:就这个原因。

谭飞:网络他们也不太懂。

方励:就这个原因,所以你才想这个报纸,可能一些老年人会看,会传播,尤其是去年12月,我父亲同父异母的妹妹,我的姑姑从昆明来,然后我们在北京吃了一顿饭,还有我两个表弟,原来一个在央视,一个原来是中央台的,就家里边的,另外一个表弟在央视,他们俩来了。我这个大表弟就准确地跟我讲,他在80年代刚20出头的时候回了趟西安,他姥姥就是我父亲的表姑,就是我爷爷的妹妹。然后我这个表弟就准确地告诉我,他姥姥就是我的表姑奶奶,告诉他当年苏晓卿是带着孩子来的西安,然后黄家聚会判断这个孩子是不是黄家的后人,后来他们从我父亲小时候的长相、眉眼,认定这是黄家的后代,把孩子留下来了,女人赶走了,听到这一段的时候,可能这次触动我最深的在20年代,一个女人老公没了,孩子也没了,那样的交通工具,20年代从西安一个人流落辗转回到扬州。

谭飞:很难的。

方励:所以说她投江自杀,我说太可信。

谭飞:完全有可能。

方励:所有流传的都知道,说我奶奶是20年代投江自杀的,所以我父亲在50年代、60年代最后一次在1996年,1996年我资助我父亲,我那次给了他2万块钱,他就想回到扬州再去找苏家人,他一直想找。

谭飞:想找到自己的妈妈。

方励:自己妈妈的坟墓,我去年跟他讲,我说我一定替你找娘,他天天跟我们家阿姨说,我儿子替我找娘去了,而且就这个事就已经成了一个不做不行的,就是已经不是说只是替我父亲实现心愿,这是我的心愿,尤其在我们登广告一月初疫情爆发之前,有时候晚上我不敢想,想着就会掉眼泪,就是你想的是一个女人的命运,她已经不是说是不是我奶奶,你恰好知道就这样一个女人,就因为她是唱戏的,生下一个孩子,男人不要她,家庭也不要她,把孩子给强留下来,赶出家门,你想不远千里在20年代没有铁路,靠什么交通?

谭飞:平时都得花一两个月才能到那个地方,她又没有盘缠,所以就说投河自尽,还真是好像只能是一个宿命了。

方励:这个就是我没有办法去想的,当时我说就不叫悬赏了,谁能帮着我找我奶奶,我真的是重谢,这是一个心愿的。也就是说对我自己来讲,在我的血液里面1/4是我奶奶给的,所以我经常说我1/4扬州人,就这个原因,所以我经常见到扬州人,我特别亲切。就是你老想,当然最理想的是能找到我奶奶的坟墓,能帮我爸在他去世以后能够合葬,这是最理想的。甚至你找到苏家的后人,所以你会有非常亲切的,就大家血脉里面是通的,你知道吗?就这个心愿就太强烈了。

善意的线索很多,但可寻的却不多

谭飞:我也听说有一些新的线索,但是因为现在疫情的原因,没办法实地的去推动它。

方励:我们是获得了有两三条线索,有一条线索,听起来是有点靠谱,还有据认为是我奶奶的坟和她的弟弟的坟,拍过来的视频,但是现在还没有做DNA鉴定。

谭飞:而且无主坟。

方励:对,尤其是那个他们大家现在说的没有主,从来没有人去祭拜过的那个荒坟,最有可能是我奶奶的,所以我看的那一天那眼泪都下来了,一个荒坟头。如果说你有机会去给她烧一炷香,给她磕一个头,能把我爹跟她埋在一起,这是一个终极心愿。

谭飞:所以我们也希望方老师尽快能实现你的家族的愿望,那不是你一个人的愿望,是你整个家族的愿望,也是续上自己对奶奶的这份思念。也希望这事能够早日的往前推动。

方励:是,其实我们在做另外一个剧本的时候,我跟编剧们说我也参与。我就一直说我要纪念我奶奶,我们一个古装戏的主人公用的就苏晓卿,女一号。原来我跟我爹承诺过,去年之前我说等你去世以后,我一定在你的墓碑旁边给我奶奶立一块碑,因为这个人来过这个世界。所以我就在一个电影里面,一定会用我奶奶的名字做一个女主角,一定要纪念她,因为这个人来过这个世界,没有她也就没有我,这是一定的。这个心愿太强烈了,挡不住的是。

谭飞:我想问问这种所谓的悬赏之下,有没有一些其他的,啼笑皆非的线索,因为比较大规模的寻找可能也有好的线索,也有一些人趁机在那儿搅混水。

方励:其实还好,其实网上大概我陆陆续续收到给我提供线索的有十几条,但也有一些道听途说的。

谭飞:他没有那种恶意。

方励:我觉得没有一个恶意的,只有不靠谱的,是八卦,给我介绍的算命先生,跟我讲的是八卦图。

谭飞:就是看你怎么推演。

方励:还给我讲了一个什么《地藏王经》。

谭飞:基本还是善意的。

方励:是善意的,人家还是说想帮你。

谭飞:那就说明老百姓还真是善良的,看到这么一个事儿。

一次寻找,让自己拥有了更多故事

方励:我觉得大多数我收到的网友的回馈,都是同情我的,都是同情我父亲的,而且尤其姑娘们都在说其实也挺打动她们的。就说一个儿子能记得自己的母亲,九十多年了还在寻找,就大家觉得这个情挺重的。但其实你知道我父亲包括我去年还跟他聊这个事,我父亲后来就因为这个事儿跟我爷爷一辈子不来往。

谭飞:就不认了,父子不相认。

方励:我父亲初中毕业抗战的时候,去重庆南开高中求学,从西安离家以后再没回过西安,一直到九十岁的时候,我父亲才释怀,回到西安给我爷爷立了碑。

谭飞:就认祖归宗了。

方励:对,给我爷爷立了块碑,我的名字也在碑上写的是长孙黄方励,他终于。

谭飞:你父亲叫黄公望?

方励:对,就是那个画家的名字,一样的。

谭飞:这个名字特别有名,黄公望大家百度搜一下,但是不是一个人。但是我想问另一个事,你也知道家族史它其实还是比较隐私的。因为你也算是一个公众人物,一般人好像公众人物不太会把这个事搞得很轰轰烈烈,因为它有两种可能,万一没找到,或者说万一这个过程中,你自己家族的隐私被曝光,你当时有没有这样的顾虑?

方励:我没有顾虑,我觉得我的家庭任何人需要知道,我都可以告诉他们的,因为我很自豪我父母赋予我生命。我家族里面不管我的奶奶她,其实也有人说过她会不会是青楼的。就我们家里的坊间都有说过,但大多数人说她是个戏子,可是戏子在当年跟青楼没有什么差别。我觉得她是我亲奶奶,她就是要饭的,她就是一个青楼的,有啥关系?没有任何关系,我就是爱她,没办法。所以我自己家里的这些我可以告诉所有的朋友们,大家有任何需要了解的,能帮我找到我奶奶,我什么都告诉你们,肯定。

谭飞:是,所以我们也会在这一期的下面把方励老师寻找的一些文字的链接,我们附在下面,因为确实过程很复杂,信息量太大。如果咱们今天要说,估计一个小时说不完。但是我也知道目前的进展,您跟您父亲都采了血。

方励:是,就是大年二十八。

谭飞:都已经做好DNA比对了。

方励:对,成都市公安局的。

谭飞:现在想跟母家或者舅家的后人来做一些比对,但是目前因为各种原因。

方励:去不了。

谭飞:也去不了,可能一下子没法完全实现。所以我也跟方老师帮着联系了一下《等着我》,特别像你的现在这种心态,也希望这个节目今后能够发力,因为它是全国警察系统,有警务系统,有人协助的这些志愿者。

方励:是,《等着我》那个节目组他们联系过我们,而且成都警方帮我取我爹和我的血样,就是《等着我》节目组帮着安排的。现在主要是要扬州这边,扬州这边有两个目标人物,如果能取到样,那最好,不知道就。

谭飞:所以也希望春暖花开的时候,方励老师早日找到他的心中的那个真正的根,我也特别能理解他说他一想到这事就要掉眼泪或者哭泣,因为人其实一辈子都在追寻我从哪儿来,这个是太重要的事情。

方励:是,主要是就当你知道一个女人的命运是那样一个遭遇的时候,你不管她是不是你奶奶,是任何人,你都觉得无法不掉眼泪。在那个年代,那么年轻的一个女人,你想二十出头,就是无法忘怀。

谭飞:那你最近还跟父亲交流过这个事吗?

方励:有,我上一次,你知道中间有一个网友在微博里面给我留了,是从无锡那边来的一条线,这条线是另外一个线索,这个线索讲的有可能是苏晓卿的两个姐妹。

谭飞:就她的闺蜜。

方励:对,后来这一个女士给我来了信,后来我们通了一个电话,讲了很长,是她们家族里面,她的姑妈在看了我这个广告以后,寻人启事以后,她说是苏晓卿一定是他们家老爷子的姨太太的亲戚。后来当时她们告诉我是江苏的东台人。

谭飞:东台人。

方励:所以我春节回家的时候,跟我父亲聊,阴差阳错,我父亲以前跟我讲说我奶奶和我奶奶的父亲,奶奶的父亲是苏州人,他们生活在仪征,但是我上次。

谭飞:那里已经属于扬州了现在。

方励:对,但是我上次春节回家问我父亲的时候,我问他有没有可能是东台人?他说是东台人,这又对上了。

谭飞:对,现在就完全言之凿凿了。

方励:对,他说的是什么呢?就是苏家的根儿是在江苏东台。

谭飞:他们是东台的一个家族。

方励:它是东台的一个根儿,后来现在进行时,就是我爷爷遭遇我奶奶的时候,那时候他们家在扬州,就这样讲的。

谭飞:就接上了这个事儿。

方励:你多多少少至少。

谭飞:符合逻辑了。

方励:就现在一共是三条线索,两个故事,有两条线索是一个故事,就听起来有鼻子有眼的,所以其实也蛮令人期待的。

念念不忘,必有回响

谭飞:还是近代一条一条的线索,能找到一条最最吻合的。

方励:是,就主要是什么呢?扬剧是一个小的地方剧种,就它比较小,所以这个圈子不大,所以一切其实是从,其实是《扬州日报》、扬州电视台那边的记者们在帮忙。第一时间就找到了他们扬剧团的老团长,他一下就听说过一个老人,是住在仪征的,也就姓苏,苏德松。

谭飞:这有可能是舅舅,你父亲的。

方励:苏德松最可能的就按照他的另外一支的后人,就是苏晓卿和苏德松他们父辈母亲那条线,是吴家,就那家人提供的线索,他们家的坟和苏家的坟是在一起的。这个太巧合了,而且苏德松老人去世的时候,这个吴先生是去了他的葬礼的,所以他讲了一个故事,他讲的故事就跟我们寻人广告里面。

谭飞:几乎是一样的?

方励:几乎是一样的。

谭飞:那就很吻合,吻合度很高。

方励:对,就是现在所有的线索都指向苏德松老人,这个最有可能,你比如说另外无锡来那条线,讲的是苏晓卿的姐妹,但这个姐妹是剧团的姐妹,青楼的姐妹,还是骨肉的姐妹,我不知道。

谭飞:它更靠外一些。

方励:对,她也叫什么苏梅卿、苏少卿。她都是那个苏和卿,开头和结尾。所以就现在不敢确定。包括那个打电话来,我们一起通过电话这一家人,我也是觉得跟他们成朋友了。我以后去无锡,我一定去拜访。其实历史上的这些渊源,还有你大家这个热情,人家是清清楚楚来告诉我在网上,不是为酬金来的,也未必能帮你找到,但是至少人家家族里面听起来跟你的奶奶是有点瓜葛,你知道吗?反正挺感谢的,挺感谢大家的。

谭飞:所以我们也希望看过我们这期节目的朋友,有在江苏的,或者扬州的,或者东台的,也可以就是给我们留言,如果有有益的线索我们也转给方老师,希望方老师早日真的成功。

方励:那就太感谢大家了,就太感谢大家。因为还有这个事,虽然对我个人来讲,对我爹来讲是一个非常重的事,但你疫情爆发这两三个月真的想都没想,全是武汉,后来意大利。因为我最近上个礼拜刚送了一批物资去意大利。

谭飞:意大利的你也在支援他们。

方励:意大利是因为我去年刚好去西西里采风,接待我的就是古欣娜塔,就意大利影星,也是个制片人。我是三个礼拜前跟她通了一个电话,跟我讲意大利北方很多医生护士连口罩都没有。

谭飞:就伦巴第。

方励:结果我们在香港组织了大概八万多那种外科手术口罩,送不过去,我花了三个礼拜才送过去,所有航班断了,我们走联邦快递,一个快递走了十几天才到罗马。现在航空很不方便,你看我现在包括我们寄北美很多寄口罩过去,都很难,就只有通过小包裹,就大的空运不太好过去。

谭飞:好,谢谢,今天访问。

方励:没问题,谢谢谭飞老师,谢谢我们的观众,你们要能帮我找到我奶奶,感谢你们。

本文转载自 四味毒叔 若存在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!
本文链接:www.lanre1.com/artdetail-16915.html

最新资讯



本站所有视频和图片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本网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,并不提供资源存储,也不参与录制、上传
若本站收录的信息无意侵犯了贵司版权(版权声明)lanrenbq#protonmail.com(我们会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。)

Copyright © 2012-2020 www.lanre1.com. All sitemapwww.maimiaoyy.com.

总访问量 69, 本月访问量5, 昨日访问量 0, 今日访问量2, 在线人数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