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歌手》毛不易突围赛惜败,慢歌的存活率一季不如一季

来源:青石电影更新:2020-04-19 11:11:38

4月17日迎来《歌手》节目每年最刺激的突围赛。

当打之年的主题下,这场突围赛有别于往年:八位进入突围赛的歌手,都是奇袭歌手,全员奇袭,全员危机,最终只有两位歌手能拿到歌王战的名额。

话不多说,董哥按照本场突围赛的出场顺序,先简单聊一下八位歌手的竞演情况。

第一位出场的是胡夏,他演唱的是自己尚未发表的歌曲《花期》。

如同歌名,这首歌囊括四季、容纳时光,被胡夏通透的音色演绎得十分干净。

第二位出场的是毛不易,他带来的是自己新专辑中的一首歌——《深夜一角》。

据悉,这首歌是毛不易在实习护士时期创作出来的作品,他想表达的是生命中的孤独一刻。

他继续坚持一如既往的嗓音,歌唱了当年的所见所闻,在当下传递一份叙事化的温暖。

第三位出场的是耿斯汉,他演唱的是吴遥的《你的一生我只借一晚》 。

沉稳时收敛着爆发,浅唱时更直达深情,情绪化的表达让这首歌深深烙上了耿斯汉的印子。

第四位出场的是旅行团,他们依旧演唱了自己的代表作品之一《ByeBye》。

即使隔着屏幕,我们可以很容易地参与进这首歌的生动氛围,并感受到这首歌传达的无畏态度。

第五位出场的是吉克隽逸,她交出了自己作品《交出邦尼》的首秀表演 。

鲜嫩绿的性感服装,丰富的编曲,飒气十足的台风,自然放松的演绎,在吉克隽逸极佳的表演状态下,这首歌的首秀表演可谓十分成功。

第六位出场的是黄霄云,她演唱的是飞儿乐队的《我们的爱》。

这首歌确实很适合她,无论是训练情感的表达,还是发挥她最擅长的Vocal部分。

在这首歌里,她对怒音、低音的把控都比之前更为精进了,高音的表现更是一如既往的稳。

第七位出场的是袁娅维,她带来的是五月天的《盛夏光年》 。

不同于五月天的原唱版本,她在这首歌中加入了赛博、电子、嘻哈等音乐元素,几乎重构了歌曲,而她强大的唱功也流畅地撑起了这首歌中的所有风格。

不过她在表达音乐先锋性的同时,依旧是忠于这首歌原本想传达的意义——坚持和信念。

最后一个出场的是声入人心男团,他们选择了林志炫的《没离开过》作为演唱作品。

这首歌作为四重唱美声的选曲,是非常不错的,他们四个人所有声部一并具全,有低沉,有高亢,而花腔的加入也适时点缀了这首歌曲。

咱们再来了解一下这场突围赛的结果。

第一轮8进4:毛不易、旅行团乐队、吉克隽逸、袁娅维按顺序挺进下一轮,其他歌手直接淘汰离开;

第二轮4进2:袁娅维、吉克隽逸突围成功,分获第一和第二的名次,并拿到了歌王战的邀请函,而毛不易和旅行团分获第三和第四,惜败突围赛,止步于此。

总的来说,这场突围赛的歌都很不错,无论成功与否,他们的作品都是很值得加入歌单的。

本季突围赛过后,董哥还去回顾一下《歌手》前几季的赛况,并发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点:

慢歌在《歌手》舞台的存活率一季不如一季。

并且,慢歌难以存活的情况从第二季的品冠的慢情歌一轮游开始,已经初现端倪。

而慢歌存活率越来越低的原因,在八季《歌手》下来,目前看来也已经有了答案:

高音不再强势,音乐更加多元。

《我是歌手》从第一季开播至今,最被群众诟病的地方就是高音。

每季都会有那么几个高音担当:第一季的黄绮珊,第二季的邓紫棋,第三季的韩红、孙楠,第四季的信,第五季的迪玛希......

但是,确定是高音挤占了慢歌的生存空间吗?

其实不是,并且高音不一定会赢。

虽然在《歌手》上靠高音夺得第一的现场确实很多,譬如黄绮珊的《回来》、谭晶的《九儿》、韩红的《天亮了》、张靓颖的《饿狼传说》、龚琳娜的《小河淌水》等。

但回到本季来看,就拿这一季的高音担当黄霄雲来说,她在这个舞台上的竞演歌曲可以说是首首都有高音,而且高音质量也算挺强,但连续四场均是垫底名次,可谓惨不忍睹。

再来看看本季歌手的常规赛的第一名曲目,除了华晨宇的《我们》之外,其余9首均不是慢歌。

这些第一名的歌曲也都有共同之处:亮点突出,音乐新鲜,且风格突出。

譬如,华晨宇《斗牛》在编排上的精致和个人风格化,徐佳莹《大艺术家》把原来的舞曲改编成了多种音乐风格的结合,周深《达拉崩吧》更是玩转嗓音多重变化。

而本场竞演突围成功的袁娅维和吉克隽逸,她们都在编曲和音乐性的多元上花了更多心思,整场表演更加新鲜、先锋。

其实,节目组从第四季开始就有意邀请不同风格的歌手加入这个舞台,并以此来稀释长久累计下来的“高音声战”环境了。

譬如,世界民族风格的Haya乐团(第四季),代表校园民谣的老狼(第四季),灵魂乐先锋的袁娅维(第五季),嘻哈风格的Gai(第六季),乐队氛围的逃跑计划(第七季),美声四重唱的声入人心男团(第七季)等。

除了节目组所做的努力之外,参赛的歌手们更是把世界各种多元的歌曲带到这个舞台上。

譬如第一季的尚雯婕就在一众芭乐情歌里显得格外特别,那首《Dog Day Are Over》的返场表演时隔八年,依旧惊艳。

还有第三季中,谭维维和崔健合唱的《鱼鸟之恋》更是把摇滚精神挥洒得淋漓尽致!

不过,这个舞台上的一些慢歌如今也依然会存放在歌单里,再次拿出来聆听,依旧能感受到它们的魅力。

譬如,李健的《父亲写的散文诗》、徐佳莹的《莉莉安》、毛不易和齐豫合唱的《因为爱情》......

总之,流行音乐目前依然在大众占主流。

而在《歌手》上,虽然慢歌和其他元素歌曲并不矛盾,但大部分平实的慢歌的确已经式微了。

其实,大家没必要把输赢的结果看得那么重要,竞演结束,把自己喜欢的歌加入私人歌单就行了。

而董哥想说的是,每个人都有自己偏爱的华语流行,但我们也要辩证包容各种新鲜、迥异的音乐元素。

在《歌手》的舞台上,或许慢歌已经不被青睐。

不过,在告别这个多元混战的竞演舞台后,大部分歌手依然有他自己一贯的坚持,有他自己正在逐步完善的音乐人格。

而真正表达出情感和力量的慢歌,也依然会有它的听众。

青石电影编辑部|董哥

本文系青石电影原创内容,未经授权请勿以任何形式转载!

本文转载自 青石电影 若存在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!
本文链接:www.lanre1.com/artdetail-16231.html

最新资讯



本站所有视频和图片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本网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,并不提供资源存储,也不参与录制、上传
若本站收录的信息无意侵犯了贵司版权(版权声明)lanrenbq#protonmail.com(我们会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。)

Copyright © 2012-2020 www.lanre1.com. All sitemapwww.maimiaoyy.com.

总访问量 69, 本月访问量5, 昨日访问量 0, 今日访问量2, 在线人数1